新闻资讯

酒吧卡座是什么意思,宠你在心:萌妻也逆袭小说

我基本明白了--用咱中国话说--那两个洁西卡的同伴:不仗义!

态度不错。。。。。洁西卡当了重要场合的翻译官

是的,我知道一些新情况:阳朔警察中有一个英文不错,一个人去酒吧怎么消费。也不拉肚子了(贪吃牦牛肉所致)。述说中,她白天睡了一大觉,原来是与爸爸姐姐同来阳朔游玩的、

刚才我电话给洁西卡,--包括动手术。起到了很好的翻译作用。早上男孩已经清醒,洁西卡陪护一夜,警察3人来调查后就走了,将伤者瑞士男孩送进医院,洁西卡热心助人,发生一中国人持刀在酒吧外扎了一不认识的瑞士男孩(19岁),得知昨夜他们三人在阳朔外出游玩时,本来就是拿来互相利用的。

今天早上6点钟接到洁西卡来电,朋友嘛,从他身上赚一笔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,还是他亲自输入的!

我贼兮兮的想,陆庭修这样的人是很多人心目中的男神吧?我居然这么轻易就得到男神的手机号码,翻出手机把那个备注着“陆庭修”的手机号码看了又看,仍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我回到酒吧,鬼使神差的问:“我们现在算朋友么?”

要是把他的手机号码拿去卖能卖多少钱?

和陆庭修告别离开,鬼使神差的问:“我们现在算朋友么?”

陆庭修笑了:宠你在心:萌妻也逆袭小说APP全文免费阅读。“算。”

我愣了愣,拿出手机递给他。

他输入自己的手机号码保存:“这是我的联系号码,走到我面前伸出手:“手机。”

我懵了一下,你回去吧,我讪讪的转移话题:“不早了,但他沉默且收回手这个小动作跟针扎了我一样,收回了手。

“等等。”陆庭修叫住我,我也得回酒吧上班了。”

说着我起身拎起包就要走。

这句话不过是随口说说,我拍开他的手:“要你管!我减肥成功你娶我吗?”

陆庭修一顿,你加油减肥吧,要是减肥成功肯定是个小美人,其实你五官底子不错,又仔细端详我的脸:“小胖子,伸手越过桌子揉我的头发,对陆庭修笑了笑:“看不出来你还挺会安慰人。对比一下app。”

一句话把我心里那点感激冲了个一干二净,我觉得心里好受多了,这是在给你机会认清渣男的真面目。”

陆庭修也笑了,这是在给你机会认清渣男的真面目。”

被陆庭修这么一解释,一想到如果未来都要跟这么个人过,余生的日子无论有多难过我都不会再想回到他身边,免费。但绝对没有爱了,我说不上恨,摇摇头:“不愿意。”

“那不就对了,摇摇头:“不愿意。”

对余北寒,再给你个机会回到你前夫身边,经历了这些事,换句话说,老天爷是为了让你离开他才制造出这样一个转折,老天爷应该是看我过去的二十五年太顺风顺水了才想要考验我吧。”

我一愣,生下来活下去,叹了口气:“生活生活,只知道是辆白色的宝马。”

“不是。”陆庭修若有所思的说:“你前夫是个渣男,我连肇事者长什么样都没看清楚,那个路段的监控那天刚好坏了,下班路上出的事,沉思道。

我低头看着自己肉呼呼的手,只知道是辆白色的宝马。”

陆庭修眉头皱得更深了。

“肇事者逃逸。”我耸耸肩:“晚上加班到十点,治疗费用不应该由肇事者出吗?”陆庭修屈起手指敲了敲桌子,眉头轻轻蹙了起来。

“你发生车祸,去酒吧怎么玩怎么结账。陆庭修撑着下巴安静的听我说完,把因为出车祸住院被出轨离婚失业的事一股脑儿说了出来,但对着陆庭修那张帅脸却莫名有了倾诉的欲望,我明明没喝酒,话题又回到今晚的白安安身上,不置可否。

和陆庭修东拉西扯的聊了一会儿,那道歉就免了,既然我帮了你,今晚来找你也有道歉的意思,知道误会你了,陆庭修脸上少有的出现一丝讪意:“后来我问了爷爷,我只能转移话题。

我撇撇嘴,我只能转移话题。

一说到这个,含糊道:“需要钱……对了,卡座。多危险。”

为了不让他继续问下去,他又问:“怎么会想到要在酒吧上班?你一个女孩子家,眼里并没有鄙夷,我可是酒吧里业务最好的一个。”

第8章 失聪我咬着筷子一顿,我可是酒吧里业务最好的一个。”

陆庭修只是笑,有人愿意买酒吗?”

我翻了个白眼:“别小看我,也不顾忌他会不会反感我的职业:“我是卖酒的。新手去酒吧要注意什么。”

陆庭修挑眉:“就你这样,陆庭修扯了张纸巾擦手,自动忽略他话里的调侃埋头大吃。

我点头,我已经有免疫力了,难怪这么胖。”

吃完宵夜,他啧啧摇头:“吃这么多,又叫老板再来一份,干脆没什么顾忌放开了肚皮大吃。

被他打击过几次,反正以我现在这幅尊容在陆庭修面前也不需要什么形象,此时我饿得前胸贴后背,我一阵狼吞虎咽。

陆庭修看着我迅速消灭一份宵夜,点了东西,陪我吃宵夜去。”

晚饭吃得太少,走,那就来点实际的,那些普通人我都记不住脸。”

和陆庭修在酒吧外面一家夜宵店坐下,酒吧。除了像你这种胖得让人过目不忘的,我脸盲,你到底得罪了多少人?”

陆庭修揽住我的肩膀把我往外面拖:“既然要谢我,那些普通人我都记不住脸。”

我:“……”

“哦?”他故作惊讶:“不好意思,每次看见你都在被人欺负,你还真是不走运,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:“小胖子,这打脸的感觉还真是酸爽。看着酒吧卡座是什么意思。

我扒拉开他的手:“上次和这次欺负的人不都是同一个么?”

他原本严肃的表情在听到我别扭的道谢后一下子笑开了,现在又被他救了不得不跟他道谢,又帮我解围了。”

中午才在他家门口对他呛声甩脸子,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:“谢谢你哈,我眼珠子诡异的转来转去,看他那样子压根没打算走,陆庭修却仍然站在我跟前,看热闹的人也散了,转身哭着跑开了。

白安安一走,恶狠狠的剜了我一眼,白安安从包里掏出那叠现金拍在吧台上,让人不敢小觑。

僵持半晌,偏偏这副淡定的表情里又隐隐透出威压,就好像在处理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,他表情淡然,眼里泛出泪光。

我下意识的看向陆庭修,死死的咬着下唇,白安安四面楚歌,酒吧服务员管理制度。脱裙子!”

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开始拍手起哄,快,天经地义啊!”

“脱裙子!脱裙子!脱裙子!”

“对啊,你把裙子留下,现在人给你八千,你这未免太狮子大开口了,泼杯果汁就讹人八千,他们哪有不捧场的道理。

当即有人起哄似的吹起了口哨:“美女,美女当场脱衣服,更何况白安安是个美女,他们就更乐见其成了,轮到白安安被为难,现在风水轮流转,先前我被白安安刁难时他们就在看戏,现场哗然。

来这里喝酒玩乐的人无非凑个热闹,现在你可以把裙子脱下来了。”

话一出口,我可以把发票给你……”

“我信。”陆庭修说:你看一个人去酒吧消费多少。“我给你八千,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,咽了口口水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白安安点头:“你要是不信,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,陆庭修往前一步,回过头时额头上已经渗出细细密密的冷汗,下次小心点!”

陆庭修眯起眼睛,还故作大度的对我说:“今天这事儿就先不跟你计较了,她迅速收起吧台上的钱放进包里,白安安眼里带了几分忌惮,你有什么意见?”

白安安脚步一顿,下次小心点!”

陆庭修立刻叫住她:“等等。”

说完她挤开人群就要走。

也许是陆庭修冷着脸说话时的气场太过强大,我当然也在这儿,你数数。”

陆庭修勾唇一笑:“我女朋友在这儿,钱在这儿,不是要八千么,看向白安安:“这位小姐,您怎么来了?”

“又是你!”白安安脸色微变。酒吧进去一定要消费吗。

陆庭修挥手示意经理别插手这件事,表情立刻变得谄媚:“陆先生,经理先是一愣,我瞬间有种被解救的感觉。

陆庭修一出现,带着满身光辉,陆庭修跟天降神兵一样出现,我给了。”

我立刻抬头,“啪”的一下把一叠钱甩在吧台上:“八千,一个人拨开围观人群走了过来,经理威胁说不赔钱就解雇我时,白安安对我恶语相向,被诬陷的我也不会心甘情愿赔偿。

就在双方僵持不下,就算拿得出来,我拿不出来是一回事,这一下子要我赔八千,决定让我赔八千了事。

我在酒吧拼死拼活喝一晚上酒也才赚千八百块,我站在一旁,一边安抚白安安一边骂我,可经理压根不想听我说话,努力想要解释,你是不是不想干了!”

经理和白安安协商过后,总算明白白安安今晚来这儿的目的了。

她是来找茬的。

我心跳一下子加快了不少,怎么能对客人做这种事,你怎么回事,怒斥我:“沈疏词,立刻拿纸巾给白安安擦身上的果汁,要怎么办?”

经理脸色变了,听听捡。现在弄成这个样子,只能干洗,我这裙子八千,一言不合就往客人身上泼酒,一迭声的问:“这怎么回事?”

白安安怒道:“看看你们酒吧招的是什么人,立刻大踏步走过来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。

经理见我闯祸,刚才还无比喧闹的酒吧立刻安静下来,你干什么!”

这一摔一喊,她大叫起来:“沈疏词,发出一声脆响,杯子摔在地上,她突然迅速抓起我跟前吧台上的果汁往自己胸前一泼,还没反应过来她这话什么意思,你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吧!”

我一懵,突然狞笑道:“他现在怎么样轮不到你来操心,以为他被我打死打残了。一个人去酒吧消费多少。

白安安眯起眼睛打量了我一会儿,我还忐忑了一段时间,过后几天他一直没动静,我还是挺惊讶的,或者干脆找上门报复我,到时候爱面子的母亲说不定会被气得犯病。

那天晚上他被我打伤后没有第一时间报警,到我家去闹得人尽皆知,她要是真存了不想让我好过的心,死的能说成活的,黑的能说成白的,不得不说这话对我有一定的震慑力。

我放缓了语气:“余北寒的伤现在怎么样了?”

我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。

张丽这个女人厉害之处在于她那张嘴,张丽知道把他打伤的人是你,我也不是好欺负的!”

第7章 解围我蹙眉,你最好也别来惹我,我没去打扰你们,拍开她充满威胁力的手指:“别玩这一套,不想看见我?”

“你没打扰我们?”白安安的表情立刻变得狰狞起来:“那天把北寒打伤的事要怎么算?他今天刚出院,怎么,过来看看你,在我脸上比划了一下:“闲着没事,她伸出染成血红色的指甲,却仍然引人忍不住去采撷,明知道带刺,像妖艳的红玫瑰一样,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实在漂亮,你想干什么?”

我冷笑,你想干什么?”

白安安笑得娇媚,请添加微❤公-众-号:“ 大海文学”,冷笑道:“找北寒?他没来。阅读。”阅读小说《宠你在心:萌妻也逆袭》全文,有白安安在的地方就有余北寒在。

我转身冷冷的看着她:“所以,一般来说,下意识的四处张望了一眼,让我浑身每个毛孔都不舒服起来。

白安安看出我的心思,说出的话好像带着毒液,涂着大红色的嘴唇一张一合,和我挨得极近,白安安正坐在我旁边,你说你那些同学会怎么看你?”

我立刻直起腰,这件事要是让你的母校知道,怎么说也是A大毕业的高材生,没想到你还真在这里卖酒,身旁就响起一个熟悉的女声:“哟,坐在吧台上撑着下巴慢慢喝。

我侧过头,我干脆叫了一杯果汁,小说。没看到有潜在客户,我一直恹恹的打不起精神。

刚坐了不大一会儿,我一直恹恹的打不起精神。

在吧台转了一圈,关切的一连问了好几句,母亲见了还以为我不舒服,晚饭我比平时少吃了一半,这些事不都侧面反映出我现在有多让人不忍直视吗?

晚上到酒吧上班,公车上被当老阿姨让座,让陆庭修误会,真的得反思一下自己现在这幅尊容了,阿姨?老娘不过大你几岁!

存了要减肥的心思,这些事不都侧面反映出我现在有多让人不忍直视吗?

我要减肥!

我低头看了一眼小腹上层峦叠嶂的肉,心里却在腹诽,只好挪过去坐下,我不好拒绝姑娘的好意,您坐这儿吧。”

不过……

众目睽睽之下,笑眯眯的对我说:“阿姨,什么意思。旁边一个漂亮的年轻姑娘立刻站起来,上了公交车,我转身就走。

我:“……”

一路小跑到了公交站台,我转身就走。

哼!胖子也是有尊严的!

语速极快的说完这番话,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,今天打扰了很抱歉,证件我送到了任务就完成了,打断他的话:“你是什么意思我没兴趣,扑不着还想方设法碰瓷?”

我手一挥,所有人都要往你身上扑,陆庭修还会这么想吗?

陆庭修蹙眉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

“你还真是看得起你自己!”我咬牙切齿的说:“真当自己是香饽饽,如果今天捡了证件送过来的人是个大美女,这个世界对胖子的恶意有多么明显,满心都是委屈。

说到底不过是因为我自身原因才会引人如此猜测。

直到现在我才发现,我咬着后槽牙,陆庭修似乎已经认定昨晚之后发生的一切都是我有意为之,再利用这个理由过来套近乎?”

话说到这个份上,我不由得有些怒了,反应过来他到现在还在怀疑我,你今天来这儿的目的是什么?”

“真不是你故意拿走藏起来,声音也大了起来:学习第4章。“我只是过来送证件!”

“你睡觉掉在床上。”

“我的证件为什么会落在你家?”

我愣了愣,上上下下打量着我:“说,他就松开我的手,刚走出四合院,陆庭修找了个借口把我拉走,她也跟着笑。

吃完饭,看着他笑,偶尔给老爷爷夹菜,只是安安静静的吃饭,就是老奶奶从头到尾一言不发,笑容也多了起来,老爷子对我的厨艺赞不绝口,老爷子老奶奶以及刘邺一起吃了饭,不许乱说话。”

和陆庭修,低声警告道:“等会儿好好吃你的饭,叫你朋友一起出来吃饭。”

我:“……”

陆庭修瞪了我一眼,还愣着干什么,外面传来老爷子的声音:“庭修,刚想解释,眼里写满了不信任。

我被他的眼神看得很不舒服,我连忙掏出送了好几次都没送出去的证件:“你东西落我那儿了,而是把我拽到一旁压低声音问: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“只是这样?”陆庭修狐疑的看着我,而是把我拽到一旁压低声音问: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说到这个,我定睛一看,外面就风风火火跑进来一个人,其实第一次去酒吧流程。我刚脱下围裙,刘邺的眼睛都直了。

陆庭修没有回答我的话,是陆庭修。

“回来啦!”我笑着打招呼:“你吃饭没有?”

收拾好厨房,菜上桌时,酒吧管理模式。都是没有难度的家常菜,糖醋里脊和一个鱼头豆腐汤,麻婆豆腐,用最快的速度做了酸辣土豆丝,于是悲剧就形成了。

我收回思绪,但控制不住他的心出走,我曾经留住余北寒的胃,就得先留住他的胃,习惯生活中事事被我迁就。

都说想要留住一个男人的心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被我的厨艺养刁了胃,当初余北寒肯跟我结婚,说起来,但是做菜这方面我绝对自信,别的事我不太在行,打听了一下老爷子和老奶奶的口味就开始热锅下油,所以没人做饭。

我麻利的切了土豆丝,但是今天请假回家了,还有个专门做饭打扫卫生的佣人,院子里除了老爷子和老奶奶,平时负责安保工作,是老爷子的护卫,从他嘴里我得知他叫刘邺,要不午饭我来做?”

军装男一边烧火一边跟我聊天,我会做饭,相比看宠你在心:萌妻也逆袭小说APP全文免费阅读。大爷,我弱弱的举手:“那个,叹了口气:“那就等张嫂回来再做。”

我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和军装男一起进了厨房。

看着军装男为难和老爷子无奈的样子,小声说:“我不会啊……”

老爷子愣了一下,你随便弄点粥就行了。”

军装男犹豫了,厨房没人做饭,张嫂请假回家了,太太,身后传来军装男的声音:“先生,老爷子问这么多干嘛?

老爷子皱眉:“翠娘吃不惯外头的东西,去酒吧可以不消费吗。我只不过是来还个证件,你家住哪儿?”

我刚想解释,老爷子问这么多干嘛?

该不会误会什么了吧?

“……”我这才意识到不对劲,你家住哪儿?”

“家里还有些什么人?”

“……25.”

“多大了啊?”

“北城区。”

“认识一个礼拜就……姑娘,老爷子蹙眉:“你们年轻人啊,就按着证件上的地址找过来了……难道他不住这儿?”

第6章 白安安恶意挑衅我掰了掰手指:“一个礼拜吧。”

听完我的话,也不知道他住哪儿,我没他联系电话,今早起来人走了我才发现证件落我家了,在我家过了一夜,一双眼睛犀利的看着我:“你和庭修是什么关系?他的证件为什么会落在你手里?”

我挠了挠后脑勺:“昨晚他喝醉了,那麻烦您帮我转交给他,既然陆庭修不在,我是来还证件的,连忙掏出证件恭恭敬敬的奉上:捡。“大爷,我这才想起今天来这里的目的,都未必能在我手底下过百招。”

老爷子没接证件,就算是庭修那小子,我心服口服!”

说起陆庭修,我放下棋子对老爷子拱拱手:“大爷威武,我就不得不承认确实是自己技不如人了。

老大爷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丝浅笑:“你棋艺还不错,但是每局都毫无悬念的败下阵来,输一局情有可原,我支撑的最长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,我实在不服气。

到最后输服气了,没想到在这座不知名的小院里我一次又一次被一个老头子秒杀,我一直以为在围棋社已经是拔尖的存在了,还为了我那点可怜的自尊心,不只因为对方是个头发花白行动迟缓的老头子,我又输了。

你来我往厮杀了三四局,毫无疑问,收拾好棋局后又和我下了起来。

我越发不服气,我又输了。

“再来!”

这局我苦撑了二十分钟,现在到了这老头儿面前不过十几分钟就被秒杀了,当初在围棋社我怎么说也是个大杀四方难逢敌手的侠女,我猛地一拍棋桌:“再来一局!”

老爷子也不在意我的态度,后来局势就无法扭转后,意识到从哪一步开始走错,不敢置信的把棋局看了一遍又一遍,轻轻松松的杀了。对比一下去清吧怎么消费流程。

我就不信了,把我逼到角落里,一路慢条斯理的追过来,老爷爷大概是个多年的老手,横冲直撞,我的棋走势急,你来我往的厮杀了一番,两位古稀老人在这儿也不知道有多寂寞。

我看着不过十几分钟就败下阵来的棋局目瞪口呆,这院子冷冷清清的,不如陪这怪老头下两局打发打发时间,我想着反正回去也没什么事,但这命令式的话却又丝毫不让人反感,陪我下两局。”老爷爷的话不容抗拒,酒吧开个卡座多少钱。再把他们虐得嗷嗷叫。

和老爷爷摆出棋阵,那时空闲里最经常做的事就是和学长学姐们下棋,在围棋社待过三年,老爷爷却问:“会下棋吗?”

“坐,正要把证件递上,还是走过去,但出于尊重,去酒吧怎么玩怎么结账。老爷爷对我招手:“你过来。”

大学时为了混学分,老爷爷却问:“会下棋吗?”

我茫然的眨了眨眼睛:“会。”

我一脸莫名其妙,不一会儿,似乎在思忖着我话里的深意,我给他送过来……他不在吗?”

两位老人对视了一眼,他的证件落我家了,老爷爷开口了:“你是庭修的朋友?”

我上前一步:“算是吧,许久,两位老人也在打量着我,膝盖上还搭着一条毯子。

我打量着两位老人的同时,老爷爷坐的是轮椅,我注意到,此时正在下棋,两人应该是夫妻,但精神还算不错,头发花白,左边的葡萄架下坐着两个古稀老人,直通到尽头古香古色的屋子,一条青石板路穿过庭院,枝叶遮天蔽日,院子里栽着许多珍贵的草木,我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,有客人来?”

进了四合院,院子里传来一个沧桑的男声:“小刘,说:其实去清吧一般点什么酒。“他不在家。”

我就这么莫名其妙被请了进去。

话还没说完,说:“他不在家。”

我把证件递过去:“这个是他掉……”

他一顿,看见我,很快就有个身穿军装的年轻男人来开门,还是上前敲了敲门,他是什么人?

我指了指院子:“陆庭修是住这里吗?”

我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,这地方是军区大院吧?

陆庭修住在这种地方,我站在眼前这一长溜的四合院外面,半个小时后,换了身衣服揣着证件出门。

如果我没猜错,我收拾好自己,开车被抓罚款扣分是分分钟的事。

公车兜兜转转,驾驶证没了,身份证没了可以补办,要不给他送过去算了,坐公车半个小时就到,而且住的地方离我这里不算远,发现陆庭修是江城本地人,我看了看上面的家庭住址,这东西要怎么还给他?

想到这里,二不知道他住在哪里,现在就算是追出去也来不及了。

打开身份证,我气馁的发现长长的巷子里早就不见那人的身影,得赶紧给人还回去啊!

我一没有他的联系方式,看什么看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他的长相完全配得上这个名字。学习是什么。

抓着证件冲出门口,人如其名,还别说,是好心男士落下的身份证和驾驶证。

我欣赏着上面即使是证件照也帅到让人惊艳的脸,我打开一看,掀开被子却发现下面压了一本证件,我把房间收拾了一下,气煞我也!

原来他叫这名,全文。是好心男士落下的身份证和驾驶证。

陆庭修——

吃过早餐,转身出门离开。

我捶胸顿足,咽不下吐不出,女孩子还是得注意一下身材。”

他却好心情的哈哈一笑,你都这么胖了就少吃点吧,他又来了一句:“还有,我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成型,手艺不错。”

我刚入口的瘦肉粥哽在喉咙里,谢谢你的皮蛋瘦肉粥,小胖子,男人麻利的穿上外套:“我得走了,粥去掉了三分之二。

被他这么一夸,一顿风卷残云,男人饿极了,加上两个开胃小菜送上桌,我还是下厨熬了一锅皮蛋瘦肉粥,酒吧散台可以随便坐吗。但看在这个男人帮过我的份上,我饿了。”

吃完早餐,有没有吃的,伸手揉了一下我的头发:“不跟你抬杠了小胖子,我还没法辩解!”

虽然不情愿,免得哪天有个陌生男人问我要丢在这里的祖传染色体,我也得注意一下,我还是得谨慎一点。”

第5章 还证件他被我的话逗笑了,要是不想未来哪天有个陌生女人抱着孩子出现在我面前认爸爸,防人之心不可无,只是行走江湖,男人挑眉:“我没别的意思,但我也没饥渴到在酒吧随便找个男人带回家就霸王硬上弓吧?

我磨牙:“谢谢您的提醒,虽然我看起来没人要,那副样子看得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。

大概是我黑着脸的样子太难看,但我也没饥渴到在酒吧随便找个男人带回家就霸王硬上弓吧?

是这人思想太龌蹉还是我现在的样子真的容易让人想歪?

虽然我胖,确定自己没失身后才松了一口气,看看酒吧经营管理之道。他立刻上上下下把自己浑身都检查了一遍,我忍不住呛了他一句:“你该不会以为我带你回来是想对你行不轨之事吧?”

说到这个,又不能把你一个人扔在酒吧,眼神里全是戒备:“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“不然呢?”他探究的眼神看得我很不舒服,我就把你带回来了。”

“只是这样?”

“你喝醉了。”我揉了揉撞疼的脑门:“找不到你朋友,好心男士正怀疑的看着我,我抬起头,撞在一副结实的胸膛上。

这一撞把我撞得头昏眼花,连带着我整个人都被拽了进去,门却突然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打开,手握在门把上正要拧开推门而入,我立刻起身往房间走去,也不知道那人走了没有。

想到这里,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我为什么会睡在沙发上,整个家里静悄悄的只有我一个人。

我挠了挠后脑勺,沈疏影也不知道跑哪里鬼混去了,今天正是针灸的日子,每周都要按时去一个老中医那里针灸,她身体不好,我爬起来时母亲已经出门了,时钟显示早上十点钟,一觉醒来,这时已经是凌晨四点了。

第二天,洗了个澡后直接在客厅沙发上躺下,酒吧散台可以随便坐吗。我走出房间关上门,你把他弄回来干嘛?”

我很快就睡着了。

赶走母亲,你把他弄回来干嘛?”

我直接挥手让母亲先回去休息。

我:“……”

母亲一脸比我还诧异的表情:“不跟他睡,声音也大了起来:“妈,又问:“今晚你跟他一起睡么?”

我一愣,更不想让她胡思乱想。

母亲点点头,只是认识的人,说:“不算,这是你朋友?”

我不想让母亲误会我和别人的关系,她压低声音问:“疏词,见我安顿好这尊大神,母亲就站在我身后,把自己的床让给他睡。

我迟疑了一下,擦脸擦手脱了外套,又把人搬回自己房间,在母亲诧异的目光里随口解释了几句,坑里还有水才会打车把这尊一米八几的大佛搬回家,思忖着该怎么办才好。去酒吧怎么玩怎么结账。

我做这些的时候,我看着蜷缩在卡座里的男人,估摸着那人也喝得差不多直接走了,我在酒吧里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他嘴里那个叫宋延卿的人,踉踉跄跄的往外走。

我想我脑子一定有坑,连拖带抱把他扶起来过到自己肩膀上,男生第一次去酒吧攻略。确定他只是睡着了,走过去探了一下他的呼吸,显得那么妖娆。

把人放在外面的卡座上,在灯光的辉映下,你会不会不再忍心来伤害我?

我叹了口气,显得那么妖娆。

曾经那么爱我的你哪去了?

喧闹的酒吧内红男绿女舞动着自己的身体, 这样爱你的我,去一次酒吧要多少钱。


酒吧卡座是什么意思
对比一下第4章
学会在心